美媒:“日本回归”或将引发亚洲动荡

日本是否回归以及哪一个日本回归了的问题却具有不祥的寓意
  据参考消息6月3日援引美国《国家利益》双月刊网站5月28日署名美国麻省理工学院国际问题研讨中心主任、政治学教授理查德?塞缪尔斯的文章称,“日本回归”或将引发亚洲动乱。   今天,在某种意义上正在“卷土重来”的日本将由安倍晋三及其盟友一手打造,他们希望给战后时代的结束画上一个标点符号,并且“摆脱战后体制”(安倍语)。为了做到这一点,他们将努力建立一个更具吸引力、但也更孔武有力的国家――一个因其软、硬两方面的实力而在国内外受到尊重的国家。按照安倍充满含糊之处的独特措辞,日本将奉行“积极和平主义”。临时以来,我们当中希望日本在安全领域崭露头角并发挥其真正影响的那些人曾经期待和欢迎日本回归“常态”。但是,没有人会鼓励日本打出第一拳。而且许多人担心,安倍的计划很可能会引发不必要的、先发制人的动作。   日本转变仍有限度   对于首尔和北京而言,日本呈现出狼的形象与羊的形象有很大不同。尽管某些日本人声称“让日本回归”仅仅关乎重新赢得国家声誉,但是对于日本的大陆邻国来说,日本是否回归以及哪个日本回归了的问题却具有不祥的寓意。首尔和北京密切注视日本叙述的冲突和演变,对于战争前的预示性行为――尤其是否认历史和赞颂昔日军国主义的言行――的再度上升总是保持警惕。而当日本国家广播机构NHK的多位高管否认南京大屠杀、为日本当年利用性奴“慰劳”海外日军辩护,以及坚称美国为了掩盖自身暴行才捏造了日本的战争罪行时,首尔和北京获得了某种报偿。即使没有最后那项极其令人愤慨的嚣张之举,这种修正主义的尾巴也已得到了拓展和延伸,以至于疏远了日本在堪培拉和华盛顿的盟友。   在安倍当前的执政期内,日本的国内外政策发生了变化――尤其是与首尔和北京关系的不断好转、与华盛顿的摩擦以及(最重要的是)与平壤重新建立起了联系。但是如果我们仅仅关注日本强势姿态上升的问题,那么值得注意的是东京几十年来所进行的是一个精心策划、务实的切香肠式过程―――所有的一切都指向常态,而非军国主义。   真正问题并非标签   因此,日本的强势姿态转变仍然将是有限度的,而且无论如何都将先于首相安倍所谓的“让日本回归”。更为重要的是,这种转变既没有要求修正主义的国家身份政治,也没有从这样的政治中获益。这种转变在中国和朝鲜的抗议下变本加厉,也因为美国的唆使而有恃无恐。正如上面提到的,甚至连安倍首相也发现给自己对于防务的强调贴上“积极和平主义”的标签是有好处的。   真正的问题并不是标签。日本可以把这种安全姿态说成是“积极和平主义”,但是其效力将取决于东京的战略是积极地奉行现实主义和强调实效,还是积极地奉行修正主义和强调意识形态。建立和维持一支合法的军队――这是一项大致成功了的临时工程――充足困难。而一种回顾历史(即便不是重蹈覆辙)的策略对此并无裨益。   或将带来地区动乱   在某种意义上,“回归”的那个日本是上世纪80年代至90年代的日本,当时日本利用自己对美国政治形态的精辟理解,坚持了在贸易自由化问题上的立场,与此同时获得了华盛顿对于同盟可靠性和持久性的重新保证。事实上,为了应对许多日本战略家和社论作者对于美国承诺和能力的公开和持续的质疑,日本从华盛顿获得了针对中国和朝鲜的新的战术优势。除总统出头具名澄清美方的合同义务以及达成了一项重新定义和强化美日防务指针的协议以外,华盛顿还在日本部署了先进侦探机“全球鹰”无人机、F-22战斗机和V-22“鱼鹰”飞机,并加强了联合反导弹能力。   但是我们不得不离开战术层面,转而讯问更为宏观的东亚战略环境问题。日本国家安全战略的未来显然首先取决于美国和中国在该地区的相对实力和姿态。   让现实主义的日本“回归”,可能意味着地区将欢迎作为一个自信而繁枯的领导者的东京。不然的话,如果“回归”带来的是民族主义的身份转变,那么它可能意味着更为严重的地区动乱和猜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