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勒斯坦一女子被传有外遇 遭父亲“荣誉谋杀”

她丈夫曼苏尔说要和扎丹
  被“枯誉谋杀”的巴勒斯坦女子扎丹   不久前,巴勒斯坦一名女子因传与别的男子有外遇,被她的父亲残酷杀害。消息传开后,在巴勒斯坦社会引起了不同反响,也使在一些国家流行的“枯誉谋杀 ”成为舆论关注的焦点。   男女正当交往被传有外遇   “枯誉谋杀”是一些伊斯兰国家里的一种特殊犯罪方式,某些男子以捍卫“家属枯誉”为名,杀害被他们认为与别的男子有不正当关系的女性家庭成员。据《中东媒体在线》网站报导,巴勒斯坦不久前就发生了这样一起“枯誉谋杀”案,被害的女子名叫塔马尔?扎丹,行凶者是她的父亲曼苏尔。   扎丹是约旦河西岸城市图尔卡姆的一名巴勒斯坦妇女,16岁时与人结婚。后来,她与丈夫的关系好转,并在4年前离了婚,回到郊区一个“风气保守”的农村娘家。关于她离婚的原因,至今仍不清楚,她的前夫拒绝接受记者的采访。扎丹的母亲赖拉(化名)透露,她前夫的家人声称她有外遇。为此,她的前夫以前外出时,经常把她锁在家里。为了获得自由,她在离婚时被迫放弃了她对三个孩子的抚养权。   扎丹有个男性朋友,名叫伊凡达?纳拉维,一个在以色列境内工作的工人,已成家,但其妻子和孩子不在巴勒斯坦,而在邻国约旦。纳拉维见过扎旦,很快爱上了她,并答应她:如果她愿意按照伊斯兰教习俗成为他的第二个妻子,他就帮助她要回她的孩子。守寡的扎旦愿意嫁给纳拉维,但遭到了家人的阻挡,因为他们认为纳拉维是个酒鬼。   9月17日晚,有人看到纳拉维在扎丹的房屋外面转悠,许多流言就开始传开了。有人声称,纳拉维进入扎丹的房内,在里面待了三天,两人有不轨行为。扎丹的母亲赖来说,“这是不可能的。”因为,赖拉那几天正生病住院,扎丹一直在医院陪着她。而且,警方后来的尸检报告说,扎丹最近并没有性生活。   看到纳拉维在扎丹的屋外转悠,扎丹的男性邻居就向他发起攻击,纳拉维就逃进了扎丹的家里。后来,扎丹的父亲曼苏尔报了警,警方便把那些邻居带走。此时,扎丹意识到,她的男性家人可能会伤害她,于是向警方求助,当晚到警察局住了一夜。第二天早晨,曼苏尔等人到警察局,在向警方作出保证她的安全后,从警察局把她带回了家。同时,警方还释放了那些殴打纳拉维的男性邻居。   第三天,扎丹的妹妹和妹夫把她带到拉马拉,在那里待了几天,以使这场风波慢慢平息。   父亲迫于压力无奈捂死女儿   然而,扎丹几个“头脑保守”的亲戚联名写了一封信,要求扎丹的父亲曼苏尔为了捍卫“家属文化和宗教道德”把她处死。这封信复印后,被张贴在附近的5个清真寺门口。后来,共用50个家属成员在信上签了字,其中包括一名巴勒斯坦立法委员会的成员。   赖拉说,“我的家属成员威胁说,如果我家不处死扎丹,他们就要把我家从约丹河西岸赶走。还有人说,我的丈夫脑子有病。这使我的丈夫压力很大。我也要求丈夫‘教育教育’扎丹。因此,在扎丹从拉马拉回来后,我们就拿走了她的手机,限定她的行动自由。”   9月21日早晨,赖来外出给她家的橄榄树浇水,她丈夫曼苏尔说要和扎丹“谈说话”。依据警方的消息,曼苏尔进入扎丹的房间,用手把扎丹捂死了。扎丹的妹妹伤心地说,“扎丹的嗓门很大。但这一次,没人听到她的啼声。”中午时分,赖来回到家中,发现家里有许多警察。警方说,曼苏尔在捂死扎丹后,直接跑到警察局向警方自首。他供认,他是前一天才下决心杀死女儿的。为此,他写了封信,首先向他的老婆、子女和孙子女道歉,然后嘱咐她们:“不要为扎丹举办任何形式的葬礼;不要让那些签名要求杀害扎丹的人进我的家门。”在他看来,性格平和的他是迫于那些人的压力才无奈杀害女儿的。   对于扎丹的那些“头脑保守”的家属成员来说,扎丹之死是件值得庆贺的事情,有的亲戚甚至举办了家庭散会,庆祝家属枯誉规复“清白”。但对于扎丹的直系亲属来说,她的死无疑是个悲剧,因此拒绝那些要求处死扎丹的人上门怀念,因为他们认为,正是这些亲戚散布了扎丹有外遇的流言。而且,他们的做法不仅仅害了一个人,而使整个家属陷于悲痛之中。赖来说,“他们把我心上的一块肉挖走了。”   目前,杀害扎丹的曼苏尔被关在巴勒斯坦的监狱里,等候审判。巴勒斯坦官方的统计数据显示,2013年,共有24名巴勒斯坦妇女被“枯誉谋杀”,比前一年增加了11人。而依据巴勒斯坦的有关法律,像“枯誉谋杀”这样的“激情犯罪行为”会受到轻微惩罚。扎丹的一些亲朋好友希望,曼苏尔的判刑能使人们意识到“枯誉谋杀”的危害性,从而彻底根绝这种现象的再次发生。(记者 蒋生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