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深陷领土困局 或因其未反省二战“强盗逻辑”

日本甚至提出要在国际法院起诉韩国
  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导,昨天(23日),日本国会集中就中日钓鱼岛以及日韩争议岛屿问题质询野田政府。各在野党纷纷批评野田政权处理不当,软弱外交。自民党前政调会长石破茂和原官房副长官下村博文质询野田称民主党政权对国家主权和日美同盟缺乏认识,周边邻国看透了日本缺乏危急管理能力,两人还督促野田早日解散众院。   从俄罗斯的总理登岛到韩国的总统登岛再到中国的保钓呼吁,内外交困的野田内阁处境艰难。国际问题专家剖析,日本深陷领土"困局"的根源在于未反省自身的侵略历史。   针对日本的领土争端,今年周围几个邻国仿佛约好了一起来讨旧账,这两周,韩国总统李明博的言行尤其高调突出。不外,两国就独岛发生多大的外交纠纷都不会兵戎相见。中国国际问题研讨所研讨员杨希雨解释,他们与美国的同盟关系划定了日韩两国争端的"红线"。虽然不会兵戎相见,韩国今年就独岛问题将二战旧账都翻了出来,强征韩国劳工、慰安妇都成为韩国民众对日抗议的主题。盘绕这些矛盾,日、韩两国已经使用了发表说话、中止外交说话级别等多种手段,而退回总统亲笔信更是双方外交表态倔强的一种方式,日本甚至提出要在国际法院起诉韩国。中国国际问题研讨所所长曲星说,这种做法不具可行性,两国外交冲突终将逐渐平息。   曲星:有关的国际机构没有强制的管辖,如果是提出仲裁,一方不同意的话基础就不会接受,而且不会具备任何的实际效力,关系紧张一段时间或者再冷战一段时间最后还得再规复,这个规复的时间我觉得也就是两三个月的时间。   发生在今年8月间的日韩外交冲突有各自的政治需求,除韩国大选在即,日本在野党试图利用极右翼的军国主义呼声和国内的经济低迷将野田佳彦早日拉下马,种种原因让只有0.18平方公里的岛屿无比喧嚣,数月过后,独岛可能会暂得平静,但杨希雨研讨员指出,只要日本不深刻反省自己在二战中的"强盗逻辑",周边领土争端就不会画上一个句号。   杨希雨:日本从19世纪90年代到19世纪2、30年代进入了一个非常疯狂的殖民扩张时期。但是实际上在日本一般的认知当中,是一种宣扬和非常自豪的心态,这就出现了抢来的东西,是因为我有本事,天经地义的心态。实际上这是他基础不认为那段掠夺历史是他的错。我们现在要求日本认错,更重要的是在一个正确的认知基础上矫正错误历史造成的错误结果,凡是你抢来的,你就要退回去。(记者 苏铃)